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活化石大發生!新竹市香山濕地5公頃泥灘地發現8隻稚鱟

鱟從4億8千萬年前生存至今,有活化石之稱,但因受到人為捕捉、棲地破壞與海洋環境變遷等影響,數量已逐漸減少。新竹市政府與海洋保育署近日在香山濕地辦理三棘鱟野外族群調查訓練,邀請鱟專家楊明哲博士講解鱟,並帶領保育志工及學員進行野外調查實習,結果在過程中發現8隻稚鱟,創下香山濕地記錄到最多稚鱟的一天。 陳章賢代理市長表示,香山濕地是北台灣最大的濱海濕地,生態資源豐富,近年市府團隊積極整治香山濕地紅樹林、設置沿岸環境教育及服務設施,如金城湖賞鳥平台、海山漁港觀海平台、賞蟹步道、生態館等,109年起也連續辦理香山濕地藝術季,提供民眾安全舒適的生態體驗環境及藝術活動。

他說,香山濕地位處國際東亞澳水鳥遷徙線的中間位置,成為候鳥遷徙的重要中繼補給站,不僅如此,歷年來更有零星觀測到稚鱟及漁撈混獲成鱟的紀錄,本次調查結果也說明香山濕地是鱟的優良生長繁殖場所,相當稀有珍貴。 楊明哲博士說,全世界現存4種鱟,台灣可見的中華鱟,又名三棘鱟。三棘鱟在2019年列入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皮書瀕危物種,台灣除了離島的金門和澎湖較易發現稚鱟,生活在本島的三棘鱟稚鱟幾乎絕跡,只在新竹香山、嘉義布袋和台南有極為稀少的稚鱟。

楊明哲博士表示,這次發現的雉鱟,推測可能是5年前孵化,發現的泥攤地也比去年8月明顯沙化,當時走在泥灘地會陷到小腿肚,今年只到腳踝,已經跟早期鱟棲地非常接近,可能與移除人工栽植紅樹林(105年新竹市大面積移除)有關。發現稚鱟區域有豐富的海草甘藻及底棲生物,都是雉鱟的食物,也可能因此成為稚鱟喜愛的棲地。

另外,漁民在濕地外海發現的成鱟,頭胸甲直徑達39公分,是體 型很大的母三棘鱟,也是非常稀少會多蛻一次殼的成鱟。 金吉利定置漁場漁撈長陳聖傑指出,位於香山濕地外海的定置漁場近年發現三棘鱟、瑞氏海豚、豆腐鯊、綠蠵龜、中華白海豚等保育類光顧,雖然造成野放保育類額外負擔及漁獲損失,但是能夠參與海洋生態保育物種紀錄,也是金吉利的使命,漁場會持續為保育海洋生態付出心力。

產發處表示,成鱟生活在20-30公尺深的沿海地區,每年6-9月的繁殖季節,會成對的爬到潮間帶高潮線附近的沙地產卵,孵化後的稚鱟以泥灘上之藻類、細小生物或碎屑為食,並隨著年齡的增長,逐漸游向外海生活,顯然香山濕地泥灘地已經成為海洋生物的孕育場。 市府呼籲,民眾勿任意進入濕地潮間帶,避免踩踏誤傷稚鱟與濕地生物,依據濕地保育法破壞棲地可罰30至150萬元。

新聞資料提供:生態保育科 聯絡人:陳岫女科長 03-5216121#401王嘉偉技士#480。

活化石大發生!新竹市香山濕地5公頃泥灘地發現8隻稚鱟 發布單位:新竹市政府
鱟從4億8千萬年前生存至今,有活化石之稱,但因受到人為捕捉、棲地破壞與海洋環境變遷等影響,數量已逐漸減少。新竹市政府與海洋保育署近日在香山濕地辦理三棘鱟野外族群調查訓練,邀請鱟專家楊明哲博士講解鱟,並帶領保育志工及學員進行野外調查實習,結果在過程中發現8隻稚鱟,創下香山濕地記錄到最多稚鱟的一天。 陳章賢代理市長表示,香山濕地是北台灣最大的濱海濕地,生態資源豐富,近年市府團隊積極整治香山濕地紅樹林、設置沿岸環境教育及服務設施,如金城湖賞鳥平台、海山漁港觀海平台、賞蟹步道、生態館等,109年起也連續辦理香山濕地藝術季,提供民眾安全舒適的生態體驗環境及藝術活動。

他說,香山濕地位處國際東亞澳水鳥遷徙線的中間位置,成為候鳥遷徙的重要中繼補給站,不僅如此,歷年來更有零星觀測到稚鱟及漁撈混獲成鱟的紀錄,本次調查結果也說明香山濕地是鱟的優良生長繁殖場所,相當稀有珍貴。 楊明哲博士說,全世界現存4種鱟,台灣可見的中華鱟,又名三棘鱟。三棘鱟在2019年列入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皮書瀕危物種,台灣除了離島的金門和澎湖較易發現稚鱟,生活在本島的三棘鱟稚鱟幾乎絕跡,只在新竹香山、嘉義布袋和台南有極為稀少的稚鱟。

楊明哲博士表示,這次發現的雉鱟,推測可能是5年前孵化,發現的泥攤地也比去年8月明顯沙化,當時走在泥灘地會陷到小腿肚,今年只到腳踝,已經跟早期鱟棲地非常接近,可能與移除人工栽植紅樹林(105年新竹市大面積移除)有關。發現稚鱟區域有豐富的海草甘藻及底棲生物,都是雉鱟的食物,也可能因此成為稚鱟喜愛的棲地。

另外,漁民在濕地外海發現的成鱟,頭胸甲直徑達39公分,是體 型很大的母三棘鱟,也是非常稀少會多蛻一次殼的成鱟。 金吉利定置漁場漁撈長陳聖傑指出,位於香山濕地外海的定置漁場近年發現三棘鱟、瑞氏海豚、豆腐鯊、綠蠵龜、中華白海豚等保育類光顧,雖然造成野放保育類額外負擔及漁獲損失,但是能夠參與海洋生態保育物種紀錄,也是金吉利的使命,漁場會持續為保育海洋生態付出心力。

產發處表示,成鱟生活在20-30公尺深的沿海地區,每年6-9月的繁殖季節,會成對的爬到潮間帶高潮線附近的沙地產卵,孵化後的稚鱟以泥灘上之藻類、細小生物或碎屑為食,並隨著年齡的增長,逐漸游向外海生活,顯然香山濕地泥灘地已經成為海洋生物的孕育場。 市府呼籲,民眾勿任意進入濕地潮間帶,避免踩踏誤傷稚鱟與濕地生物,依據濕地保育法破壞棲地可罰30至150萬元。

新聞資料提供:生態保育科 聯絡人:陳岫女科長 03-5216121#401王嘉偉技士#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