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德國專家建議以生質能製造藍氫彌補綠氫的不足

一、德國氫氣現階段的發展概況:德國未來擬通過使用再生能源電解水製造綠色氫氣,但目前因高昂的電價,以此製造綠色氫氣競爭力非常有限。另一個問題是氫氣因揮發性高,標準壓力下無法像天然氣通過管道運輸,需被冷卻至攝氏負 253 度液化,或用超過 200 巴(bar)壓力的容器以卡車運輸,惟這些運輸方式效率低且成本高。

因此,在遍佈德國的沼氣工廠,用生物質來製造氫氣,就地生產消費,避免了運輸的困難,是目前相當合理的一個選擇,儘管沼氣製造氫氣過程會產生二氧化碳係屬藍氫(註)。二、德南巴伐利亞邦的新創公司BtX負責人 Andy Gradel 表示,氫氣可從像是液體肥料、糞便或有機廢物的沼氣中分離產生。該司與擁有沼氣廠的農民以及亞琛(Aachen)工業大學合作的「BioH2Re」研究計畫,由德國聯邦經濟及氣候保護部資助130萬歐元,利用現有的沼氣廠生產氫氣。

從明年一月開始,這些工廠每年將生產40多噸氫氣。三、德國無法製造足夠綠色氫氣,需借重生物質製造氫氣:德國目前生產綠色氫氣的可能性相當有限,因其電解過程需要大量的風能和太陽能。據估計,德國未來通過國內生產最多僅能滿足其氫需求的 30%。因此德國9,000 多個沼氣廠有望可以做出貢獻。如果德國約 80%的有機殘留物(如液體肥料和糞肥)投入氫氣生產技術,幾乎可滿足國內三分之一的重型貨物運輸使用氫氣的需求。

此外,此生產可以同時減少甲烷和異味排放,而沼渣可以作為肥料使用。四、生物質製造氫氣將具有成本優勢:來自德國研究機構Fraunhofer製造工程與自動化研究所(IPA)的專家Johannes Full表示,生物質製氫是目前生產氫氣最具經濟性的方法。以綠色能源電解目前還不能大規模生產,因其投資成本極高,而升級現有沼氣廠的成本要相比之下則低得多。

BtX新創公司負責人 Andy Gradel 強調,這些工廠每年只需幾台蒸汽重整器(Dampfreformierer)機組,就能以具有競爭力的成本生產氫氣,還能連帶產生飲料工業或化肥生產中必要的原料二氧化碳。如此利用二氧化碳能幫助減緩氣候危機,使氫生產對環境更友善。五、生物質所生產的藍氫似可補充目前綠氫的不足:德國研究機構Fraunhofer專家Full認為,生物質製氫雖非屬於綠氫,但由於氫短缺已經可以預見,生物質製氫應該被納入考量,畢竟該過程能在兩年內全面投入生產氫氣,效率卓越。

目前此技術已經存在,全面工業化不會是一個強人所難的目標。(本文摘譯整理自德國商報、法蘭克福廣訊報、法蘭克福評論報等相關報導)註:本組查沼氣製氫的過程中仍有二氧化碳產生的原因為:甲烷(CH4)通過蒸汽重整器與水蒸氣(H2O)作用產生一氧化碳(CO)及氫氣(H2),接著一氧化碳(CO)和水蒸氣(H2O)會發生「水煤氣變換」(water-gas shift)反應,得到更多的氫氣(H2)。

而經碳捕捉避免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氣中,此方式製造的氫氣則屬藍氫。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

德國專家建議以生質能製造藍氫彌補綠氫的不足 發布單位: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一、德國氫氣現階段的發展概況:德國未來擬通過使用再生能源電解水製造綠色氫氣,但目前因高昂的電價,以此製造綠色氫氣競爭力非常有限。另一個問題是氫氣因揮發性高,標準壓力下無法像天然氣通過管道運輸,需被冷卻至攝氏負 253 度液化,或用超過 200 巴(bar)壓力的容器以卡車運輸,惟這些運輸方式效率低且成本高。

因此,在遍佈德國的沼氣工廠,用生物質來製造氫氣,就地生產消費,避免了運輸的困難,是目前相當合理的一個選擇,儘管沼氣製造氫氣過程會產生二氧化碳係屬藍氫(註)。二、德南巴伐利亞邦的新創公司BtX負責人 Andy Gradel 表示,氫氣可從像是液體肥料、糞便或有機廢物的沼氣中分離產生。該司與擁有沼氣廠的農民以及亞琛(Aachen)工業大學合作的「BioH2Re」研究計畫,由德國聯邦經濟及氣候保護部資助130萬歐元,利用現有的沼氣廠生產氫氣。

從明年一月開始,這些工廠每年將生產40多噸氫氣。三、德國無法製造足夠綠色氫氣,需借重生物質製造氫氣:德國目前生產綠色氫氣的可能性相當有限,因其電解過程需要大量的風能和太陽能。據估計,德國未來通過國內生產最多僅能滿足其氫需求的 30%。因此德國9,000 多個沼氣廠有望可以做出貢獻。如果德國約 80%的有機殘留物(如液體肥料和糞肥)投入氫氣生產技術,幾乎可滿足國內三分之一的重型貨物運輸使用氫氣的需求。

此外,此生產可以同時減少甲烷和異味排放,而沼渣可以作為肥料使用。四、生物質製造氫氣將具有成本優勢:來自德國研究機構Fraunhofer製造工程與自動化研究所(IPA)的專家Johannes Full表示,生物質製氫是目前生產氫氣最具經濟性的方法。以綠色能源電解目前還不能大規模生產,因其投資成本極高,而升級現有沼氣廠的成本要相比之下則低得多。

BtX新創公司負責人 Andy Gradel 強調,這些工廠每年只需幾台蒸汽重整器(Dampfreformierer)機組,就能以具有競爭力的成本生產氫氣,還能連帶產生飲料工業或化肥生產中必要的原料二氧化碳。如此利用二氧化碳能幫助減緩氣候危機,使氫生產對環境更友善。五、生物質所生產的藍氫似可補充目前綠氫的不足:德國研究機構Fraunhofer專家Full認為,生物質製氫雖非屬於綠氫,但由於氫短缺已經可以預見,生物質製氫應該被納入考量,畢竟該過程能在兩年內全面投入生產氫氣,效率卓越。

目前此技術已經存在,全面工業化不會是一個強人所難的目標。(本文摘譯整理自德國商報、法蘭克福廣訊報、法蘭克福評論報等相關報導)註:本組查沼氣製氫的過程中仍有二氧化碳產生的原因為:甲烷(CH4)通過蒸汽重整器與水蒸氣(H2O)作用產生一氧化碳(CO)及氫氣(H2),接著一氧化碳(CO)和水蒸氣(H2O)會發生「水煤氣變換」(water-gas shift)反應,得到更多的氫氣(H2)。

而經碳捕捉避免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氣中,此方式製造的氫氣則屬藍氫。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